主页 > 公司新闻 >

北京批发市场的商户选择外迁地正趋于理性

时间:2017-09-04 10:0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由于互联网平台带来的零时差、零距离,这样的商业对接让中间渠道趋向于零,造成中间环节——批发市场的价值弱化,消费者可以直接和厂家进行对接。在这样的情况下,消费者为什么还要从中间环节批发呢?”赖阳直言,如果原来在北京各个批发市场经营的商户仍然固守批发模式是没有出路的,“要生存,必须转型”。
  赖阳建议像孙文静这样对于准备转型的商户“要做品牌”,从批发转到做营销中心,甚至是研发中心乃至品牌的运营中心。因为商户比厂商更贴近消费者,更了解消费市场的变化,把从厂商囤过来的产品批发出去变成设计、研发资源的组合。“据我了解,很多百货商场的二三线服装品牌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沧州明珠商城B座开业,来自北京的600余商户集体落户。除了沧州,保定白沟、廊坊永清、天津西青都承接了很多北京商户。虽然区域不同、经营品类不同,但相同的是这些承接地都出台了诱人的支持政策吸引北京商户。今年底,北京大红门的45家批发市场、动批的12家市场都将完成疏解,众多商户也都在选择新的经营市场。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商户们在选择新址时不仅更趋于理性,也正在思考着在机遇面前的转型。
  商户外迁选址更理性
  北京批发市场的商户选择外迁地正趋于理性,交通、优惠政策、产业集聚性、可扩展性、商业服务配套、居住、子女教育都已成为考量的必要指标,而不仅是价格的优惠。
  8月30日,河北沧州明珠商贸城B座开业,600余北京商户落户这里。“这里是个比较成熟的市场,我们轻纺城能够整体入驻,同时配套的政策也比较有吸引力。”来自北京大红门的一位商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看到优惠政策中第一批商户购买使用权每平方米能优惠2000元。除了价格上的优惠,他还看中两条优惠政策:入驻沧州明珠国际轻纺城的商户可以成本价购买东塑集团开发的商品房,还能协助解决子女就学的问题。“今后我想把在老家跟着姥姥的小女儿也接过来。”
  河北保定白沟也是北京商户看重的外迁区域。张先生在北京的天意经营箱包20多年,9月底天意就要疏解,谈到搬去哪儿,张先生和他的同行还是比较看好白沟。“白沟是老市场,特别在箱包这块,在全国都有影响力,搬过来生意不会受影响,还能拓展新市场。”
  “做生意最重要的是氛围,也考察过几个承接项目,比较看中白沟的经商氛围,专业市场批发这块做得比较好。”在大红门丹陛华从事内衣针织生意的邹先生表示,针对北京的小商品、针织商户,白沟提供两年免租的优惠政策,物业费用免收一年。“白沟出的招商政策,对于我们北京商户是比较有利的,两年时间的经营过渡期,基本不需要投入成本,也打消了我们一些顾虑。”
  镜头转向位于天津西青区的天津电商城,这是由卓尔集团打造的华北地区的旗舰项目。
  来自大红门早市的商户金先生几天前刚刚与天津电商城签约。在他看来,天津电商城的优惠政策非常“给力”。“首先,天津电商城给出了一定的优惠政策,例如签订20年合同,前两年可以免租金。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我们商户的经营压力。其次,据说卓尔在汉口有非常成熟的批发市场运作经验,这一点也是我们看中的。此外,这里2014年就开始运营,迁过去立即就可以做生意。”
  孙文静早在去年就已由北京的动批迁到了天津电商城,继续经营服装批发与零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孙文静说目前的生意“还行”:“这里的配套服务也比较完善。商城有一些餐饮配套,平时员工解决工作餐还是很方便的。如果有大客户来,开车10分钟左右就会有一些中高档餐馆,可以满足商务洽谈、就餐等需求。”特别是,天津电商城还可为商户租房、子女入学等提供诸多便利条件。
  传统生意承压谋转型
  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背景下,北京的批发市场疏解正进一步提速。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北京共完成疏解提升市场131个。特别是大红门、动批两个区域,因为知名度高、集聚度高更受到关注,动作也最大。来自丰台区大红门疏解办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底,大红门地区已经关停及升级改造共计38家市场,年底前将基本完成全部45家市场的疏解;西城区的动批目前已经有9个市场完成疏解,今年底前,动批12家市场将全部完成疏解。
  换个地方做生意,其实也是一个新的机遇:如何在新址将自己的生意经营得更好。为了支持北京商户的发展,承接地给出的优惠政策很实惠,有些区域的产业生态也不错,但在生意的转型中,批发市场商户也有一丝困惑。
  郑向阳是恒典装饰公司的董事长,原来在北京大红门做生意,为各个批发商户做店面装饰、柜台订制、展架制作等。目前,他的工厂已迁到了河北廊坊永清,继续为批发商户做配套服务。郑向阳希望借着北京商户的疏解大干一场,“目前生意还可以”。
  在郑向阳的眼中,河北的很多地方都在发生着变化。“到永清已经有些时间,这里的变化很大,无论是交通、城市管理还是商业服务配套,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郑向阳以他工厂所在的永清举例说,“我们希望这里的变化更快些,与我们的发展和需求衔接的更紧密一些。”
  自从入驻天津电商城后,孙文静就很忙。“因为我在北京租的两个大库房年底就要到期,所以一直在清库存。”孙文静说。
  孙文静对北京商报记者说,因为知道批发市场肯定要疏解出北京,所以早就开始着手准备了。而且,她也准备乘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东风将自己的生意升级一下。
  传统生意压货压钱给她带来的压力确实很大。“真的挺愁的,一直也在考虑着转型。其实我挺看好服装高端零售的,但因为始终忙于生意,交际圈子也很小,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没有可行性,具体怎么做也无从下手。”
  “目前我的客户都是在动批积累下来的来自东北三省、内蒙古、河北、西北以及俄罗斯的老客户,所以希望天津电商城区域的交通能更便捷一些“如果能够有长途客运站就更好了。”对于未来,孙文静也提出了自己的期望。
  批发业态风光不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作为比较早的一批将生意迁出北京的商户,孙文静并不是个案,很多商户在考虑着如何转型升级。
  在北商研究院特约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看来,外迁的商户要想抓住机遇继续发展,一定要重新规划商业模式,在商业模式上谋求转型升级。
  “批发市场在全国范围内都属于被淘汰的业态。很多商户也在谋求转型升级。”赖阳介绍,从最著名的义乌到广东、福建等江浙一带的市场都存在这一现象。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