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司新闻 >

中国电影“大片”近年虽越来越多

时间:2018-06-21 09:5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中国动画片市场最大的问题是制片人没有给艺术家足够的时间精雕细琢,整天催着变现,再好的故事也没用。”前天在金爵电影论坛上,曾获第77届奥斯卡最佳特效奖的安东尼·拉默里纳拉的一番话发人深省。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期间,这些外国影人通过组委会举办的交流活动,积极为中国电影建言献策。今年有5部优秀动画片:《霍夫曼奇遇记》《神奇马戏团》《朝花夕誓——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女他》《白牙》参与角逐“金爵奖”。
  有品位的小电影更能留名
  中国电影“大片”近年虽越来越多,但其口碑、影响力不尽如人意。曾为《蜘蛛侠》等好莱坞大片做特效的安东尼也为中国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制作过特效。他清醒地意识到问题在哪里,“现在的中国电影太强调大景观、大制作,这没有问题,但问题是那些有趣的小成本艺术电影在逐渐消失,而这些艺术电影才是其他国家对中国电影的兴趣。大制作电影固然赚钱,但有品位的小电影更能留名,比如戛纳电影节就不会放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他呼吁中国电影制片人对艺术电影多些文化投资,不要那么急于求成。在向海外市场输出上,他认为动画电影比真人电影成功率更高。“中国的真人电影在美国成功的不多,即便是《卧虎藏龙》也没有在票房上取胜。美国票房收入最高的是动画片。制片人要调整心态,如果真想赚钱,不如投给有质量的动画电影。”
  来上海国际电影节推介自己作品的乌克兰动画制片人伊戈尔·斯托查克对中国“买家”印象良好,因为他们重视产品的IP持续能力,这也是乌克兰动画发行中的用心之处。“现在商业动画竞争很激烈,仅制作出好动画还不够,我们要先跟观众打好招呼,用玩具、书籍、移动手游等打开市场。”伊戈尔强调,乌克兰主流动画发行70多个国家的秘诀是:作品必须高质量。为了向海外成功输出,乌克兰动画电影非常注重剧本的开发写作,他们会先在乌克兰写作基地完成剧本大纲,再去好莱坞创作完成,保证口味的国际化。
  在跨文化合作中找到突破
  不过,在向海外输出上,好莱坞经验未必都能照搬。日本动画导演片渊须直介绍,上世纪80年代,宫崎骏等日本动画人曾为制作全球范围内传播的动漫去迪士尼取经。他们通过学习发现,美国动漫是以制片人为主导,日本则是以导演为中心,最终,宫崎骏等人因为不能接受这种模式而退出,成立了自己的吉卜力工作室。“重视制片人的模式可以获得巨大市场,但我们更关注创作中导演的重要性。两种模式没有孰对孰错,吉卜力也慢慢将好作品带给世界。”他同时认为,地域性作品未必得不到全球认可,观众更会对不同国家的陌生文化感兴趣。
  当然,坚持自我的前提是对作品有底气。入围本届电影节动画片单元的动画导演周圣崴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大闹天宫》就是以导演为中心,但它成功传播海外,让各国观众深受感染,“这说明只要创作出好作品,就具备传播性和跨文化性。”
  对于中国动画如何在跨文化电影合作中找到突破口,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片单元评委会主席雅克-雷米·杰瑞德建议,不妨创造一种新的职业,以融合不同文化、创作出为更多国家接受的动画电影。 湖北省兴山县昭君村景区为游客新增了一台内容丰富多彩的昭君文化大戏——《昭君出塞》情景剧,包括迎亲仪式、编钟歌舞、兴山围鼓、地花鼓等表演,吸引了众多游客。
按照中共中央近日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文化部、国家旅游局进行职责整合,组建文化和旅游部,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不再保留文化部、国家旅游局。文化和旅游的融合,随之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如何用独特的文化内涵和文化魅力诠释旅游,又如何用旅游更好地传播特色文化、提升文化软实力,值得探索。
  文化遗产类景区
  成为热点
  尧都平阳陶寺考古成果展、台北尧都文化旅游节推介会、全球华人祭拜尧帝大典、尧文化高峰论坛、《尧颂》演出……6月9日至15日,首届尧都文化旅游节在山西临汾市尧都区举行。尧都区位于山西省中南部,地处汾渭平原汾河谷地核心地带,晋、陕、豫黄河金三角中心,遗存有尧庙、尧陵、尧居等丰富的尧文化旅游资源。临汾市委常委、尧都区委书记陈纲说,通过举办尧都文化旅游节,深入挖掘尧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实现时代要求与历史传承的有机结合和继承创新,让尧文化展现出魅力和风采,让更多的人领略尧文化丰富的历史内涵。
  近年来,依托文物、建筑群、遗址等文化遗产,通过节庆、研讨、演出、展览、交流合作等形式,各地纷纷借助文化遗产地,打造文化名片。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表示,地方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存在一定的文化焦虑,挖掘当地的文化渊源、文化古迹成为内在动力和需求。
  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也带来新的发展契机。随着我国旅游休闲经济的发展,文化遗产的优势日渐凸显,文化遗产地拥有丰厚的文化资源,成为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的良好载体。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童明康说,文化遗产和旅游是一种相互包容、相互融合、共同繁荣的关系。文化遗产需要旅游实现和发挥其价值,而旅游需要文化遗产作为它的资源。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文化遗产类景区总体预订情况呈火热态势,同比2016年增长高达1.3倍。游客出行高峰期集中于下半年,8月与10月客流量达到顶峰,分别占全年旅客流量的15.52%和16.30%。2018年1—5月,赴世界文化遗产类景区出游人次较去年同期增长17%,文化遗产类景区已经成为新的热点。
  保护和利用的关系
  成为焦点
  作为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世界遗产,更是成为旅游的热门。目前,我国拥有世界遗产52处。相关数据显示,黄山、峨眉山、故宫、长城、都江堰、南岳衡山、明孝陵、秦始皇陵兵马俑、四川大熊猫栖息地、鼓浪屿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十大世界遗产景区。
  然而,在文化遗产类景区火爆背后,安全、管理等问题也被一再提及。有专家指出,在文化遗产地的保护中,火灾对文物本体造成的损害尤为严重。尤其到节假日期间,客流、人流的增大为安全事故埋下了隐患。国家文物局披露,2017年,全国发生文物火灾事故共17起,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起,电气引起的3起,用火管理不善引起的1起。究其原因,一些文物单位疏于管理,文物消防安全责任落实不到位;电气火灾隐患十分突出,整改工作不到位、不彻底;一些单位依然存在售卖和燃烧超标准香烛的行为;一些地方消防设备设施配置不规范,日常巡查演练不到位。文化遗产地的安全问题,需要引起各方的重视。
  另一方面,在利用文化遗产地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开发过度、无序管理等问题。近年来,凤凰古城、丽江古城就相继被曝过度开发,影响了游客的体验,也影响了当地的文化品牌。
  中山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张朝枝说,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的矛盾碰撞主要表现在几个层面,一是旅游性碰撞,即游客的旅游活动对文化遗产造成的影响,如乱刻乱画、乱扔垃圾、超载等;二是管理性碰撞,主要是指由于管理手段与方法不当造成的遗产保护问题,如清洁、清洗、维护方法不当;三是开发性问题,主要是指对遗产及其周边环境的开发建设造成的毁灭性破坏;四是观念碰撞,主要是指利用方式与遗产保护的价值观差异导致的文化遗产利用矛盾。“这几个问题在旅游发展的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但其中遗产价值认识的矛盾碰撞贯穿始终。”
  如何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之间达成平衡,需要凝聚政府、社会、民众等各方智慧。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柴晓明认为,保护和利用并不是一对矛盾,而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如果处理好了,既可以促进文化遗产的保护,又可以发挥文化遗产应有的社会、文化、经济、情感等价值,也可以让文化遗产更好地传递给子孙后代。”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